现在的位置:主页 > 基层党建创新工程 > 先进榜样

【立德树人】 科技学院张一博:守心如“一”,“博”出精彩


浏览人数:465 | 发布时间:2017-06-07 | 来源:科技学院

科技学院张一博老师

  张一博,2004年7月进入南昌航空大学科技学院工作,现任文学与艺术学部英语系副主任、教工党支部书记。张一博先后讲授《大学英语》、《英语听说》、《中级听力》、《民航英语会话》等课程,迄今为止发表学术论文12篇,主持、参与省人文课题、省社科规划课题、省教改课题6项,院级课题3项;曾获江西省高校第一届“外教社杯”大学英语教学大赛优胜奖;多次指导学生荣获“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一等奖,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               

  幽默风趣,是开启教学的一扇窗

  “大家好,我叫张一博,英文名David,你们也可以直接叫我大胃老师,看我的身材就知道了……”熟悉的话语总会回响在张一博老师每年新带学生的教室里,这几乎成了他自我介绍的口头禅。

  David平时上课幽默风趣,极富“学生缘”,不少学生更爱亲切地称呼他为“博哥”。“大概是因为我这胖胖的身材更显亲和力,比较讨同学们喜欢吧!”“博哥”以自己的身材调侃道。

  幽默风趣,是开启教学的一扇窗。在以往万圣节上课时,他总是会准备一套骷髅服,在大家不注意的情况下闯进教室,饶有心志地给学生讲解万圣节的来历,同时还买来南瓜教学生制作南瓜灯,在复活节时和学生一起制作彩蛋,并进行滚彩蛋比赛,加深学生们对西方文化的理解。

  “当时David带上骷髅面具跳进教室,给我们送上万圣节惊喜,让还是大一新生的我们立刻喜欢上了这个有趣的老师。虽然有被吓到,但之后想想更多的是满满的爱,现在这样的老师在大学实属可贵。”2012级英语专业左同学如是说。

  教学需要情感的付出,而幽默就是打开学生心中的一扇门。

  “教学生一课,想学生一生”。学生的成绩好坏只是一方面,而对其积极人生态度、开朗向上人生观的培养也是老师在教导学生时更应注重的。所以David在英语教学过程中经常以幽默的方式打开学生的心扉,并希望以积极的态度鼓励他们向上。

  在课堂上,David除了风趣幽默之外,会在英语教学过程中适时地启发学生独立思考。“教育,就是点燃思想的火把。”David说,他希望做一个有思想的老师,教一代会思考的学生。

  体贴入微,是沟通师生的一道桥梁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在他乡求学的学子在节日到临时总是免不了一阵孤独惆怅。每逢这个时候,“博哥”总会邀请上几位念家却又不能回家的学生们来自己家作客,或是赠送一些粽子、月饼等应节的礼物让学生们带回宿舍,让同学们感受节日的温馨。

  “博哥”总是想学生之所想,用心关注学生们的生活状态与细节,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特别打动人的,原因就在于他早已把这些行为当做自己日常的习惯了。殊不知,自己的点滴付出其实都落在了同学们的眼里。

  2016年是“博哥”难忘的一年,由于12级英语专业的辅导员老师请产假,所以“博哥”承担起了12级英语专业班主任的工作。期间,张一博老师把毕业班的工作安排得井然有序,班级就业率达到94%。毕业答辩前夕,适逢科院第一套校园明信片发行,他特意买了几套,一张张写毕业寄语到深夜凌晨,第二天发给学生们的时候,不少情感脆弱的女孩子,眼角都泛起了泪花。

  学生们反映,无论自己在学习或生活中碰到什么问题,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博哥”,因为他热心且没有架子。 没当班主任那会儿,“博哥”就习惯在每一届新生班的第一堂课上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黑板上,告诉他们无论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只要有困难就可以来找自己。

  2009级的一位吴同学,英语成绩很好,勤奋好学,在一次聊天时透露出自己因家庭条件困难想退学去打工的想法。“博哥”了解情况后多次找这位同学做思想工作,让其勇敢面对问题,表示退学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并在第二学年为该学生先垫付了部分学费,还帮他在朋友的公司找了一份兼职工作,解决了其生活费问题。虽然当时“博哥”手头也并不宽裕,且涉及到借钱给学生的敏感问题,有前辈劝其不要涉足,但“博哥”始终觉得面对家里真正困难且有上进心的孩子,该帮助时还是不应吝啬。该同学感动之余,放弃辍学念头,学习中更加努力勤奋,最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迎难直上,是每一个教师的本色

  从事教学工作13年,张一博老师年年超额完成学院规定教学工作量。在这么多年的教学中,他也碰到过很多英语困难户。据其回忆,最为严重的应该是2011级土木 B班,班上不少学生基础薄弱且态度消极,很多老师提到该班就直摇头,但他并没有因此放弃。他努力记住每个学生的名字,与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不仅在学习方面严格要求,并在思想、生活方面主动关心学生,经常抽课余时间与同学谈心,随时了解学生的思想动态。最终该班的期末英语及格率达到了85%以上,成绩在整个年级中都是较为不错的。由此,“博哥”也始终认为,老师的每一次真心付出,其实学生们都是看得到的。

  张一博说,在教学中最难的就是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2012年他的母亲不小心从桥上摔倒在桥下的石头堆上,住院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由于其自身承担较多的教学任务,如果临时请假,没有哪个老师能代自己接收这么多课,必然影响到正常的教学秩序,所以没有在母亲最需要孩子照顾的时候尽到子女的孝道。每每回忆起这件事,他都倍感自责,深觉难以启齿。

  在科院的校园里,相信不少同学都看到过张一博老师牵着“小布丁(张一博老师的儿子)”遛弯玩耍的场景。没错,他除了拥有“学生之友”的身份外,还是位顾家的“奶爸”。其妻夏蓉老师也是一位在科院任教、认真负责的老师,“夏老师大部分时间也都花在工作上,因此陪孩子玩耍等一系列生活上的事一般都是我们夫妻两人紧密配合来完成的。”张一博老师无奈笑道。手头上工作量较大时,他也时常会把部分工作带回家完成,而此时的“小布丁”就只能默默地待在爸爸身边独自游戏了。

  张一博老师上传于空间里的晒娃照总是让人联想到其生活里对“小布丁”的宠爱,其实不然,他在孩子面前始终扮演的都是“严父”的角色。他坦言自己对待学生往往更为理解、耐心,而对自己的孩子则缺乏些,相对严厉,认为“三岁看老”,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养成正确的价值观,走对方向,因此所受的约束和惩罚反倒更多。

  知足常乐是张一博老师一贯的人生态度,他始终觉得人生不应一味索取,简单的生活方式也可以过得很快乐,承认自己容易满足,“我有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儿子、活泼的学生、善良的朋友同事,生活得非常开心,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乐观的心态常使得他感受得到平常人所看不到的快乐。 

  张一博老师在科院任职十余年,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而“博哥”的称呼一直没变,教学的初心一直没变。讲台虽小,却能演绎一片天地;道理不大,却能滋养万千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