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主页 > 向石秋杰同志学习 > 石秋杰事迹

平凡而又美丽的师者人生——追记南昌大学教授石秋杰


浏览人数:176169 | 发布时间:2011-10-26 | 来源:《中国教育报》

  48个春秋的生命里程,13年的教书生涯。石秋杰,南昌大学普通女教师,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让每每回忆起她的人泪流满面。

  48个春秋的生命里程,14年的抗癌之路。她经过3次大切除手术、几十次化疗、放疗。当上苍用疾病考验她生命的极限时,她舍出血肉之躯,展示了人性至美的光辉。

  14年来,每一次的治疗方案,她坚持以不与自己的教学、科研工作相冲突为前提,从来没有因为治疗而耽误过给学生上课,从来没有因为病痛放松过对科学的追求。

  长期的化疗、放疗致使她声带嘶哑,她便用扩音器坚持给学生讲课;去世前的一个月,她还去实验室指导学生实验,直到去世前的48小时,她还在争分夺秒地为她的研究生修改毕业论文。

  9月20日,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看望慰问了“博士妈妈”石秋杰的家属。苏荣说:“石老师虽然平凡,但在平凡中体现着伟大。她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人。面对病魔,石老师总是把自己的痛苦掩盖下来,把愉悦留给学生们,这种人格魅力是让人感动的。我们的教育事业需要更多像石秋杰一样的教师。”

  下辈子您还做我们的老师

  2011年5月26日深夜12点02分,石秋杰发给她的研究生彭子青一封邮件。3万多字的硕士毕业论文修改稿,逐行逐句,一丝不苟。两天后,2011年5月28日凌晨5点37分,这位女教师溘然离世。

  5月30日,石秋杰追悼会举行。她分散在祖国各地的同学、朋友、学生放下手头的工作,赶了回来。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赶来了,为自己心爱的弟子;学校领导赶来了,为自己的好员工;亲朋好友赶来了……石秋杰带的12名已毕业的研究生,除一名因未及时通知到,其他11名全部从各自的工作城市赶到南昌,其中一名研究生毕业后在浙江工作,即将分娩,哭着让自己的爱人替自己赶到南昌送老师最后一程。

  石秋杰去世100多天了,学生们对她的思念越发强烈。学生们自发地在网上设立了“石秋杰老师天堂纪念网”,一字一句感人至深。

  “答辩完的那天,同学们拉着自己的导师开心地合影,我却像个失去妈妈的孩子,那一刻,我只有在心里一声声地喊着你:石老师,你知道你在我们心中的位置吗?知道我们多么爱你,多么想你,多么想看到你脸上洋溢的笑容,多么想报答你慈母般的恩情吗?”

  “石老师,追悼会上我们呼天抢地喊着你,你能听见吗?我们这些离家在外的学子再也感受不到在你家里撒欢逗乐的温暖,再也吃不到你亲自下厨为我们包的东北饺子、做的可乐焗鸡翅,那可是世上最美的佳肴……”

  “石老师,我们真的好想你,你在天堂要好好的,下辈子您还做我们的老师……”

  下辈子我还做妈妈的好女儿

  石秋杰是南昌大学理学院化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1963年8月出生于辽宁省锦州市,1998年华南理工大学工业催化专业博士毕业,同年被分配至南昌大学工作至今。她是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中国稀土学会催化专业委员会理事。

  早在1997年,年仅34岁的石秋杰就发现自己罹患乳腺癌。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她没有被这个可怕的病魔吓倒,经过积极治疗后很快返回实验室,继续从事科学研究。

  自1998年进入南昌大学工作以来,她先后主持并完成多项国家级和省级科研项目。因工作成绩突出,石秋杰多次荣获“南昌大学优秀班主任”、“南昌大学优秀研究生班主任”、“南昌大学巾帼十佳”、“南昌大学师德师风标兵”和“我心目中的好老师”等称号。

  2003年,她的病情复发。这种病,复发就意味着死亡的逼近。石秋杰选择了教学空档期由爱人陪伴去上海治疗,坚强的她依然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只是给女儿和亲戚打电话说“我去外地开学术研讨会”。治疗结束后,她把医疗费用单据和病历本藏起来,微笑着回到岗位上继续工作。一如既往地上课、做实验,为学生修改作业和论文;一如既往地相夫教子,操持家务,侍奉公婆。

  从2004年到2011年,她的病情一再复发,石秋杰每年都要接受多个疗程的化疗、放疗。

  2010年,石秋杰的病历是这样记录的:“1月21日、2月10日、3月1日化疗3周期;3月25日、4月14日、5月5日、5月27日、6月17日化疗5周期;7月7日、8月10日、9月10日、10月1日、11月4日化疗5周期……”而就在这一年,石秋杰还继续担任着干了十多年的研究生班主任,还在为学生的入学教育、思想建设及奖学金评定工作而忙碌,还参加了厦门的“高等学校特色专业项目建设”的学术活动,还在像一个健康的教师一样坚守在教学第一线。  谌伟庆,南昌大学材料科学学院副教授,与石秋杰风雨同舟、相濡以沫20多年,特别是这14年来,他从未停止与死神争夺爱人的残酷战斗,始终不离不弃。

  回忆往事,仿佛亲密爱人还未离去:“我一直觉得她是个好妻子、好媳妇、好大嫂、好老师。秋杰临终前10多天写的那3封遗书,分别是给她娘家人、给我的家人、给我和女儿的。生病的事,她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家人,怕别人担心。她和我的父母、兄弟姐妹相处得非常好,追悼会上我的弟妹、弟媳哭得最伤心。我弟弟、妹妹的孩子再三要求把他们的名字刻在秋杰的墓碑上,他们说秋杰是我们家最值得尊敬的长辈。”

  石秋杰的女儿谌思宇,今年刚大学本科毕业。她回忆道:“就在去年年底,我还去听过妈妈给学生上的课。当时,她是用麦克风讲的,我很吃惊,平时在家里讲话一般不会超过20句的妈妈,在课堂上却那么富有激情,滔滔不绝。现在我明白了,她平时在家说话少是在积攒上课要用的气力啊。我多么后悔我的粗心,一直不知道妈妈病得这么厉害。在我心目中,妈妈是最完美的女神。下辈子,我一定还做妈妈的好女儿。”

  理学院化学系副主任吴芳英回忆道:“在同事的眼里,她一直是一个追求完美、健康美丽的人。她一直坚持工作、坚持上课、坚持指导学生,连续十多年担任化学系研究生班主任。直到2010年年底,化学系研究生的入学教育、思想教育和奖学金评定等工作,都是石老师亲自做的。”

  5月26日,石秋杰的同门师弟以及南昌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张宁等同事“强行”来到医院探望。第一眼看到石老师,大家震惊了:极度消瘦、憔悴的面容,浮肿得厉害的四肢,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然而,更让大家震惊的是,石老师的病床上还放着一张小桌子,她正伏在小桌上,用笔记本电脑给即将答辩的研究生修改论文。

  她在平凡工作岗位上创造了崇高

  从1998年至今,石秋杰已经为教育事业奉献了13个春秋,长期承担本科生的“物理化学”、“物理化学实验”课程以及研究生的“工业催化剂设计”、“催化材料化学”的教学任务。石老师尽管患病,但她的工作量却是每年都超额完成。就是在病情日渐严重的近两年,她依然坚持站在讲台上,依然坚持奋战在实验室。

  彭子青是石秋杰刚刚毕业的研究生。彭子青回忆,石老师多次为他修改论文,效率很高,很仔细,电子文稿上都是满满的批注。2010年12月,长期接受化疗的石老师身体已经十分虚弱,“石老师当时给我们上课,就是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拿着麦克风。就是研究生的课,石老师也丝毫不马虎,总是那么认真。可我们是那么的不懂事,竟然没看出老师的病情,还总是找她问这问那。”

  今年5月22日,也就是石秋杰逝世的前一周,学生黄思富还通过短信和石老师探讨实验仪器修理的事。石老师回复他说:“本科毕业论文你们帮我把好关,仔细修改,同时你们几位应抓紧时间把以前的数据整理成论文,请代为转告其他人。郭桂新和郑玉华的实验也该抓紧,遇到问题你们都帮帮她们。”谁知,这条短信竟成了黄思富与石老师最后的交流。

  在学生看来,石秋杰不仅是他们学业上的老师,更是一位可亲可敬的妈妈。石老师经常会带着自己亲手制作的食品送给他们吃。每年学期末,石秋杰都会邀请学生们到她家里来,她亲自下厨,为他们做可口的饭菜,包好吃的饺子,让身在异地求学的学子感受到了家的温馨。

  住院后,石老师一直坚持通过短信、QQ的方式和学生联系。身体的剧痛使她每晚无法入眠,她就静静地坐着,尽量不咳嗽,不影响其他患者休息,也不肯服用止痛药品,怕损伤脑子影响自己以后的教学与科研。在生命倒计时里的每一刻,石秋杰用她的真诚与善良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说:“石老师身患重病依然保持对学生的博大爱心、对事业的无限忠诚。她兢兢业业、尽心尽责地工作,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劳,石老师就是我们身边的先进教师代表,她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创造了崇高,在点滴的生活细节中展现了品格,这种榜样的力量,必将激励更多的老师积极投身到我们的教育事业中。”

  石秋杰同志爱岗敬业、品德高尚。她热爱教育事业,在13年与病魔的搏斗中,虽经过三次大手术和几十次的化疗放疗,却从没有因为治疗耽误过一次给学生的授课,从没有因为病痛放松过对科学的追求,在去世前的48小时,她还争分夺秒地为她的研究生修改毕业论文。她爱集体,在2011年3月她还参加了学校举行的“三八妇女节”活动。她爱家庭,爱生活,是一个好妻子、好媳妇、好妈妈。石秋杰,这位外表柔弱而内心坚强的知识女性,以病弱之躯的微弱之火,照亮着生命的每一寸土地。石秋杰同志潜心科研、成绩斐然。她把实验室作为实现人生价值的重要舞台。多少个夜晚,她的实验室里灯光总是夜如白昼;多少个节假日,她的身影总是出现在实验室。近几年来,她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其中被SCI和EI收录的有20余篇;先后主持了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项江西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协助主持并完成了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参加了1项国家863计划项目、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001年石秋杰同志被遴选为江西省高校中青年骨干教师,后又多次被遴选为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并先后获得过江西省自然科学奖三等奖和江西省技术发明奖三等奖,就在今年3月病重之际,她还申报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并成功获批。石秋杰同志爱生如子、精心育人。她为学生尽心尽力,不知疲倦,用女性的细心和母性的爱心去关爱每一个学生。在学生看来,她不仅是他们学业上的老师,更是一位可亲可敬的妈妈。作为研究生班主任,她熟知化学系每位研究生的情况。即使在住院的那段时间,她仍坚持通过短信、QQ等方式和学生联系。她心中总是念着学生,总有不竭的动力与精力去付出、去传道、授业、解惑,直到去世前的一个月,还去实验室指导学生实验。她身体力行,完美地诠释了一个师者的神圣使命,用生命诠释着师者的崇高与风范。

  当天中国教育报配发短评:爱与责任的完美诠释

  石秋杰,一名普通的大学教师,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持久地感动、感染了许多人。在生命垂危之际,石秋杰以对教书育人事业的赤诚,以对学生发自心底的爱,诠释着师者的崇高。

  作为教授、博导,石秋杰始终牢记教书育人的神圣使命,把事业的重心放在课堂上和实验室里。与当下一些教师轻教学、忙项目的行为相比,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她还用女性的细心和母性的爱去关爱每一个学生。在学生看来,她不仅是他们学业上的老师,更是一位可亲可敬的妈妈。石秋杰身体力行,完美地诠释了师者的爱与责任。

  在石秋杰短暂而美丽的人生中,始终以阳光而坚强的心态驱散病魔的阴霾,用温暖而执著的微笑面对肩负的神圣使命。石秋杰的事迹,充分体现了一名优秀教师的崇高师德和高尚情操。教育事业需要更多像石秋杰一样的教师。